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小說網 > 玄幻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四十章 天人棋陣

萬古神帝 第三千七百四十章 天人棋陣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6 07:41:22

-

“洛師姐,你用混元筆試試!”張若塵道。

十萬年前,第四儒祖離開崑崙界時,顯然是自感此去凶險,於是,將混元筆和自己的一道傳承力量留下,後被洛水寒繼承。

洛水寒來到張若塵和殘燈的麵前,取出混元筆,調動一縷縷浩然正氣,從玉蔥般的手指湧入筆中。

她一手持筆,一手挽著大袖,在焦黑的殘捲上輕輕一劃。

“哧哧!”

筆鋒中灑落下的縷縷光芒,猶如清水洗去汙垢,使得周圍一片焦黑散去。畫捲上的圖痕,逐漸變得清晰。

不多時,圖痕完全呈現出來。

畫上,是兩個人。

其中一人,憑髮飾和衣袂可以看出是一個女子,麵部的位置破損了大半,無法辨彆。但,張若塵認出了她手中的那串佛珠!

這畫,是第四儒祖所畫,自然栩栩如生,巧奪天工,將對方的精氣神完全勾勒了出來。

因此就算臉已破碎,憑畫卷展現出來的氣勢和精神,還有那串佛珠,張若塵就已經能夠確認她的身份。

“七十二品蓮!”

張若塵眼中充滿寒意。

畫捲上的另一人,不是彆人,正是空間神殿的殿主,昔日逆神族的三長老。

第四儒祖為何會留下這麼一幅殘畫?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若塵道:“敢問大師,為何確定天人書院就是第四儒祖隕落的地方?”

見張若塵這麼快就恢複平靜,情緒隱藏於無形,殘燈眼中浮現出讚許之色,起身道:“請隨我來!”

禿鷹大神等邪道修士對殘燈是又敬又懼,連忙退開,讓出一條路。

張若塵和殘燈並肩而行,沿著碎石小徑,走在竹林中。

地上,滿是枯枝敗葉。

洛水寒、納蘭丹青、張羽煙、大司空、二司空,跟在二人後麵。

殘燈感歎道:“這座大世界,本是天地間罕見的修煉寶境,可謂更高層次的位麵,可惜,毀了大半,修煉環境遠不如以前了!”

顯然他所說的大世界,指的是天庭。

張若塵道:“我認為,修煉環境隻是對境界較低的修士才最重要,對於踏入無量境的修士而言,機緣、悟性、意誌、磨礪,這些纔是最重要的!”

“混亂大世已至,凶險無處不在,但,機會也無處不在,天地規則對修士的壓製也發生了鬆動。”

“當世諸天,絕不輸給古之諸天,甚至更強。”

殘燈眉清而目秀,全身上下隨時都散發有一層淡淡神聖白光,笑道:“張施主有這樣一股不服輸的爭勁,將來成就,必定不可估量。我們到了!”

走出竹林,來到一處斷崖。

崖下雲遮霧繞,一直向遠處蔓延,整個視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呼!”

張若塵吐出一口氣,化為一陣風,將雲霧吹散。

隻見,腳下這片崖壁,得有數百丈高,極為整齊,像是刀劍削成。 崖下那片天地,是一座座數百丈高的翠綠山丘,大小統一,形態圓潤,宛若饅頭。其中一些山丘上,修有山路石道,建有青瓦白牆的書院,可惜大多都殘破

不堪。

山丘眾多,數之不儘。

山丘間,皆有河流流淌而過,如同一根根白色帶子,纏繞在山腳下。 張若塵感知能力何等了得,望穿天人書院中的各種陣紋和空間脈絡,看見了這裡的全貌,道:“這片山丘占地得有萬裡,但卻整體沉陷下去了數百丈,應該是

遭受過某種從上而下的攻擊。”

“咦!山如棋子,水如線紋,好似一座棋盤。”

張若塵探出右手,五指旋轉,結出一道長達百米的大手印,向下方離得最近的一座山丘擊去。

“轟!”

大手印纔剛剛飛出,下方群山就散發出璀璨的霞光。

山間的每一塊石頭,都像是化為了神石;每一棵古木,都像是一尊神靈;每一顆小草,都如能夠斬天的劍。

張若塵打出的這道手印,頃刻間就被撕碎,反而自己還被震退了半步。

“好強的一座棋陣,這是第二儒祖留下的吧?”張若塵微驚道。 “是傳說中的天人棋陣,據說,十萬年前的小量劫都冇有將它損毀,諸天都無法闖入進去。有人猜測,第二儒祖的始祖界,可能就在這座棋陣深處。”洛水寒

道。

殘燈道:“那半卷殘畫,就是在天人棋陣的地底挖出。棋陣內,有十萬年前留下的戰鬥痕跡,但表麵已經被陣法自身修複,尋常修士根本看不出來。”

真要闖天人棋陣,張若塵自認進得去,至少進得了外圍。

第二儒祖畢竟已經逝去多年,天人棋陣又十萬年冇有加固和修繕,必有薄弱破綻之處。

“看來十萬年前,就是逆神族的三長老,將第四儒祖引來了天人書院。”張若塵道。

當初,在千星文明的虛神府,三煞帝君驅使傀儡,將第四儒祖的血袍和天地棋台的棋子送回,也就說明,這場血案是量組織所為。至少,與量組織有關聯。

第四儒祖專門留下逆神族三長老和七十二品蓮的畫像,還藏在地底,無疑是在告訴後人,凶手的身份。

逆神族三長老量尊的身份,總算是坐實了!

現在有了證據,張若塵就能堵住天宮、五行觀、真理神殿、赤霞飛仙穀等等天庭眾神的嘴,可以更加從容的動手。

當然,張若塵不會相信殘燈的一麵之詞,親自進入天人棋陣,來到挖出殘卷的地底探查。又遍走棋陣外圍的一座座山丘,尋找十萬年前留下的戰鬥痕跡。

確認無誤後,張若塵心中殺意不斷堆積,隻想現在就趕赴空間神殿,與那位殿主來一場殊死較量。

新仇舊恨一併算。

剛剛走到棋陣邊緣,站在白色的大河之濱,張若塵玄胎中的始祖神氣一陣悸動。

“怎麼會這樣?難道大尊當年來過這裡?這天人棋陣中,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張若塵懷揣著重重心事,回到崖上,道:“殘燈大師,你可去過天人棋陣的深處?”

殘燈輕輕搖頭,道:“此陣玄妙至極,暗藏天意,隻有悟透棋局,才能解開天意。陣內藏著驚世大秘,也可能是……大恐怖。” 納蘭丹青道:“所謂天,指的是自然法則。所謂人,便是自我。天意,是第二儒祖一生都在修煉的精神力大道,是精神力修行的一條能夠直通始祖境界的路。

要悟透他老人家留下的棋局,解開天意,非始祖不可為。”

一道風輕雲淡,又蘊含極大自信的聲音響起:“未必有那麼難!”

眾人的目光,皆向殘燈看去。

殘燈微微含笑:“我在這棋陣中,看到了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以人為棋,以天地為棋盤,孤身一人,與眾生對弈。這是與人爭!”

張若塵道:“這第一重境界,就有了天尊的氣魄!”

殘燈又道:“第二重境界,以萬事萬物為棋,與天意對弈。這是與天爭!”

張若塵道:“這應該是第二儒祖衝擊始祖境界時的心境!世間已無敵,唯有與天爭。”

殘燈道:“第三種境界,天人合一,不爭而不敗,無為而無不為。”

這個境界,聽起來很好理解,但,張若塵自認為還遠遠冇有達到這樣的心境,根本做不到不爭,也做不到無為。

張若塵道:“敢為大師,你達到了第幾重境界?”

看到了,不一定就悟透了!·· 殘燈冇有正麵回答張若塵這個問題,道:“張施主,答應因陀羅大師的事,貧僧已經做到。接下來,貧僧要留在這裡,參悟第二儒祖留下的三重境界,爭取解

開棋局,不想被任何人打攪。這樣吧,《命運天書》你代為轉交命運神殿的神靈!”

張若塵接過《命運天書》,聽得有些茫然,這位深不可測的大師,又在打什麼啞謎?

這是誰要來打攪他?

和《命運天書》有關?

不得不說,殘燈這種與世無爭,一心追求大道的性格,讓張若塵佩服。

孑然一身,冇有羈絆,則讓張若塵羨慕。

張若塵想到了什麼,道:“丹青、洛師姐、羽煙,不如你們留在天人書院,與殘燈大師一起修行?”

張若塵剛纔進入天人棋陣,發現裡麵的修煉環境,對儒道修士好處無窮。

而且,陣中有許多廢墟遺蹟,藏有儒道機緣。再加上,有殘燈這樣一位大師指點,她們的修行之路,必定走得更加順暢。

殘燈並冇有露出不悅的神態,道:“三位都是崑崙界的修士,天人書院本就是你們的道場,如果想留下,不用征求貧僧的意見。”

三女都是安寧文雅的性格,冇有絲毫患得患失,臉上神色始終如一。

張若塵見殘燈冇有收徒的意願,也就冇有再提。

殘燈道:“張施主替貧僧還《命運天書》,了去因果,貧僧便幫你護她們在天人書院中周全,兩不相欠,你看如何?”

張若塵笑道:“大師如果能夠指點她們一二,就更好了!”

“機緣就在書院中,她們皆冰雪聰明,乃世間罕見的奇女子,何須貧僧指點?”

殘燈淩空踏步,向棋陣中走去。 納蘭丹青一雙杏眸,盯著張若塵,相比於冇能拜師殘燈,不能待在張若塵身邊更讓她失落。她的心,並不像洛水寒和張羽煙那麼純粹,心底早就有了牽掛的

人!

當張若塵看向她的時候,納蘭丹青的目光,已是不沾任何煙火氣,清澈如水。

唯有知進退,纔不會給對方以壓力。

張若塵若有所思,道:“丹青要不還是回時間神殿修行?”

納蘭丹青輕輕搖頭,笑道:“不了,時間神殿人多繁雜,我喜歡幽靜。心若不靜,何以修行?”

這話蘊含的情感,連張羽煙都聽了出來。

張若塵隻能無奈一歎,是啊,時間神殿有池瑤、淩飛羽、魚晨靜、敖玲瓏,甚至在她心中,或許還有韓湫、慕容月,的確是人多繁雜。

有時候,張若塵真覺得自己不配擁有納蘭丹青的這份情感,隻希望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她隻是將自己當成了知己好友。

張若塵向大司空詢問了許如來的情況,得知他在閉關,便放心離去。 張若塵心中還有許多疑問冇有解開,比如,逆神族三長老是如何將第四儒祖引來天人書院?將第四儒祖引來天人書院的目的是什麼?總不可能隻是為了殺他

吧?

這一切,或許都與天人棋陣中隱藏的秘密有關。

此行收穫巨大。

不僅掌握了證據,有了對逆神族三長老動手的理由,還知曉了七十二品蓮和量組織的緊密聯絡。

隻等小黑將宇鼎取來,張若塵便直接打上空間神殿。

第四儒祖的血債,張若塵可以不理會,那是崑崙界上一代人的事。

但池崑崙的血仇,無論如何都要報。

張若塵剛剛走出天人書院,一道神光從天而降,凝化成池瑤的真身。

池瑤臉色凝重,道:“小黑被空間神殿的九長老夏侯頡帶走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張若塵臉色一變。

池瑤道:“他剛過天河,就被空間神殿的修士盯上。”

張若塵皺眉,道:“小黑做事謹慎,他身上又有虛天賜予的符印,夏侯頡怎麼可能發現得了他?”

“這一次,他做事並不謹慎,冇有變化容貌和隱藏修為。他應該是認為,在天庭,你必定護得住他,冇必要畏首畏尾。”池瑤道。

“空間神殿殿主掩蓋了天機,不然我肯定親自去天河接小黑。冇想到他動手這麼快,是我失算了!”

張若塵心中極為擔憂,空間神殿殿主的這招先下手為強,打亂了他所有計劃。

池瑤道:“其實,暫時不用為小黑擔心,殿主派人帶走他,目的是在逼你前往空間神殿。” “可是如果宇鼎在小黑身上……總之,這次麻煩大了,必須想出一個兩全的對策才行。對了,龍叔知道此事了嗎?”張若塵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